问政永州 | 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 红网首页
  首页 > 江华县政府 县长 龙飞凤 留言
龙飞凤
简介:

  龙飞凤,女,瑶族,湖南省江华瑶族自治县人,1977年11月生,1997年7月参加工作,1998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大学学历,现任中共江华瑶族自治县委副书记、县人民政府县长。1997年从学校毕业分配在江华瑶族自治县两岔河乡工作,第二年当选为副乡长,后任两岔河乡党委副书记;2002年当选为中共十六大代表;2003年任团江华县委书记;2005年任江华县务江乡党委书记;2006年6月任江华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兼务... [详细介绍]

快速查看: [所有]   [已回复]   [待回复]
  快速留言>> 
时刻网友_@你懂的@:永州小尖山村的村官一手遮天
242505 楼

  关于村干部私自转租全村村民自耕地及荒岭地联名状告书

  尊敬县委领导:

  我们是涛圩镇苍梧村原小尖山村村民,联名举报状告村干部没有经过村民同意私自把全村村民的自耕地及集体的三个岭头荒地转租出去30年。©

  举报控诉人:涛圩镇苍梧村原小尖山村村民有正义感的全村村民联名。

  第一被控诉人:吴荣进,男,瑶族,(村干部)

  第二被控诉人:李代赐,男,瑶族,(村干部)

  第三被控诉人:李代基,男,瑶族,(原上届村长)

  第四被控诉人:李代秀,男,瑶族,(村民)

  第五被控诉人:程明高,男,瑶族,(原上届村长)

  举报控告理由:

  从2004年9月28日。以上第一被控诉人至第五被控诉人在没有与村民商量更没有开村民大会的情况下,把全村村民在三个岭头的自耕地及荒岭私自伙同他人出租给第三方。而且以上第一被控诉人至第五被控诉人还把属于三氏地(程氏、莫氏、李氏、罗氏、等)三个岭头耕地及荒岭出租出去,把莫氏、罗氏排挤除外与第三方签署合同(附:租赁合同)莫氏、罗氏村民的土地不在租赁合同之内。但是村干部把莫氏、罗氏的自耕地及荒岭地私自强行出租给第三方,村干部不但不为村民谋利益而且还明目张胆的不把村民的利益放在眼里,引起纠纷为各自私欲利用村干部的职务伙同(第四被控诉人:李代秀,男,瑶族,(村民)第五被控诉人:程明高,男,瑶族,(原上届村长))把土地私自出租出去,很多村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村干部强行把土地及荒岭地出租出去,村民的自耕地及荒岭地被私自出租第一年有及少部分村民领了20-30块钱的土地出租款,自从2005年至2017年(十二年)全村大部分村民没有领到相应的自耕地及荒岭地的出租款,而且村干部也没有公布任何关于自耕地及荒岭地的出租款为什么不发放给村民,村干部在贪污村民的自耕地及荒岭地的出租款,村民敢怒不敢言,村干部一手遮天什么事都干得出,村干部不为村民办实事还欺压村民,现在莫氏、程氏、李氏、罗氏村民,如果谁说,村干部就打击、报复谁。现全村村强烈民要求村干部与第三方归还自从2005年到2017年(十二年)的租用程氏、莫氏、李氏、罗氏自耕地及荒岭地的一切租用款,程氏、莫氏、李氏、罗氏村民集体认为2004年9月28村干部与第三方签署的自耕地及荒岭地的(租赁合同)无效。要求承租方将合同签署的耕地及荒岭地归还给程氏、莫氏、李氏、罗氏村民,望有关部门领导为涛圩镇苍梧村原小尖山村村民伸张正义还全村村民一个公道,让害群之马的(涛圩镇苍梧村原小尖山村村干部)受到应有的法律惩罚与经济补偿。

  第一被控诉人:吴荣进,男,瑶族,(村干部)

  第二被控诉人:李代赐,男,瑶族,(村干部)

  第三被控诉人:李代基,男,瑶族,(原上届村长)

  第四被控诉人:李代秀,男,瑶族,(村民)

  第五被控诉人:程明高,男,瑶族,(原上届村长)

  涛圩镇苍梧村原小尖山村村民自愿联名状告以上被控诉人:

留言时间:2017-11-15 17:45:55
我要评论 
RJF:江华瑶族自治县河路口镇强拆村民民宅
242164 楼

  本人是河路口镇下任村民,我们在外面做工,家里说搞什么空心村,并非搞旅游发展或其他国家道路建设,而是说要把村里原来的旧村全部拆掉,空出来。等于变相将村民现有的房屋推掉,把宅基地收回,等以后谁重新申请的建房的时候再高价卖回给村民。

  根据物权法规定,农村房屋是村民的财产,不能随意强占。但我们村出现别人在外面打工,连告知一声都没有就强行拆除村民的房屋,违法强占的行政行为,村民的家具用具都没有拿得出来。

  按照中央政策精神,对农村宅基地及房屋管理现阶段重点应该是登记确权,保障农民的现有权益,在确权过程中按照规定无法登记或或者自愿退出的收回集体所有,而不应该是在确权之前趁机强行把村民的宅基地拿走,特别是有些是祖辈留下的房屋。

  有些村民就那一点房子,随意就把别人的住房给推了,回家住哪?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是难道是让农民露宿村头的建设吗?

  我们在广东这边做工,见过很多文明村的建设、甚至是世界文化遗产的建设,很多是华侨的房屋,要做拆迁或修建都必须经过村民本人的同意,没有村民的签字同意谁都不会去强行乱来,我希望我们的父母官也能够为我们多一点做实事,而不是盯着农民的那一点利益想办法去抢占,特别是根据中央精神,农村土地很快可以推出市场的情况下。

留言时间:2017-11-13 18:18:42
我要评论 
时刻网友_lili88668866:求公道!江华县涔天河镇鹧鸪坝村陈某被恶霸罗某活活打死
239282 楼

  2017年10月6日晚上涔天河镇鹧鸪坝村陈某被恶霸罗某活活打死,不准旁人报警,也不允许他人打120救治!!

  事情的经过:2017年10月1日小长假到来,陈某的大女儿刚研究生毕业3个月,工作3个月身上有几千元积蓄就想在这个假期带着苦了半辈子的父母去广州长隆公园玩了两天,随后的行程是10月4号赶回老家看望85岁的老母亲,10月7号在赶过广东上班,但厄运就在10月6号晚上发生了。由于村里装了路灯,路灯的位置刚好对下水道有点添堵,于是当晚8点多就去村支书家请求挪动一下,当时支书也同意了陈某的意见,但万万没想到村霸罗某也在场,罗某不赞同陈某提出的意见,陈某心想你又不是村干部与你何干呢,陈某就和罗某有了争执,就这样陈某被罗某打倒在地,瘦弱的陈某没有一点反抗之力,活活的陈某被恶霸罗某打死了倒在血泊中,旁人见陈某快不行了,想打电话拨打120救治,罗某却大声说打死他偿命!打死他偿命!罗某不准旁人拨打120,更不准拨打110!!村支书眼看陈某快不行了才手忙脚乱的打了120急救,随即才打了110,等120赶过来时陈某已经停止呼吸了!就这样活生生的一个人被恶人打死了,他的死不是因为财产,不是因为土地纠纷,完全是因为恶势力的存在,法盲的存在!

  陈某:一个本分吃苦耐劳的好父亲,为了供3个孩子读大学,他吃尽了苦头,之前陈某在外打工由于没技术,踩着三轮车在在收废品,烈日炎炎的天气,一瓶水,一个面包就是一天,省吃俭用存钱供3个孩子读完大学,如今大女儿刚上班带着父母去广东玩了两天,谁知,苦了一辈子的陈某就享了两天福,就被恶霸活活打死了,苍天无眼,好人不偿命呀!刚出来上班的女儿还没来得及回报辛苦半辈子的父亲,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

  恶势力还将存在,如果旁人没人出来指证,陈某的死是没意义的,如果政府放任恶势力继续逍遥!

  案情发生在村支书家,村支书想避开嫌疑,和在场目击证人统一口供,一拳打死人来掩盖事实,求公安局长严查,还死者家属一个公道,让他的三个子女尽最后的孝道!

单位回复( 2017-11-03 00:00:00 ):

尊敬的网友:

  您好!

  2017年10月6日21时许,江华瑶族自治县涔天河镇鹧鸪坝村2组村民陈某(男、50岁)与本村村民罗某华(男、47岁)发生争吵,继而发生争斗,罗某华一拳击中陈某面部,致使陈某向后倒地昏迷。后村支书苏某见状随即拨打了120急救电话,紧接着打派出所电话报警。120急救医生赶到现场抢救时,确认陈某已死亡。公安局涔天河派出所民警接警后立即赶到现场将涉案嫌疑人罗某华控制。公安局刑侦大队接县局110指令后,迅速赶到现场进行勘查,入户走访、调查取证,并连夜对罗某华进行讯问。10月7日,罗某华因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被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关押进县看守所。10月20日,罗某华因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被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并被县公安局执行逮捕。帖文中所反映的“恶势力”“恶霸”,经调查,并无实据。

  感谢您对江华公安工作的监督、理解与支持!

江华瑶族自治县公安局

  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

留言时间:2017-10-19 20:58:53
我要评论 
余生880:关于2014年江华五洞村水库维修案的请教
233751 楼

尊敬的龙县长:

  你好!我是大路铺镇五洞村村民!2014年我们村水库冬修了一次,当时水库大坝工程承包商为了节约成本用石粉冻大坝被五洞村的村民发现,之后有村民喊各组组长去制止承包商继续施工,并且要求用沙子冻水库大坝。承包商为了偷工减料把各组组长请到沱江吃饭,让后给每个人一些钱,把这件事草草的了了,今年2017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人联名告这些吃过饭的人集体敲诈勒索,现在这个案子在政法委调查中,为什么一直拘留了17天都没有人下来调查者件事情?希望领导能重视这件事情,给被告人一个公平的说法。

留言时间:2017-09-02 19:30:40
我要评论 
申贵:请求解决江华县大山寨村修机耕道占用农田问题
225803 楼

  沱江镇人民政府:

  我叫申贵,沱江镇山口铺村13组村民,1982年,大队分田时,将一块0.15亩的田分到了山口铺村田与大山寨村田的交界处。2015年,大山寨村修机耕道,未与我协商,就将我的农田占用了。

  事后,2016年,我多次找我村干部与大山寨村支书、秘书协商、确认,大山寨村干部也同意从大山寨村的田中划出一块同面积的田与我置换,因与我置换的田2016年种了作物,双方同意推迟到2017年再量田。今年,我多次打电话给大山寨村支书、秘书约定量田时间,他们却次次以有事为由不到场、推脱,至今未解决。而,与我置换的田现在又种了水稻,量田的事遥遥无期。现特恳请沱江镇人民政府协调两村干部给予解决为盼。

  犐娇谄檀©3组村民:申贵

留言时间:2017-07-05 21:50:58
我要评论 
 发表留言          
网上昵称:
密码:
 
联系方式:
(为了方便职能部门及时回复、处理留言,建议留下您的联系方式)
标  题:
*
内  容:
*
字数请控制在3000字之内,您已经输入了: 字。
  <<返回顶部 
  小贴士:
  1、投诉举报请移步到红网《百姓呼声》栏目。
  2、请勿刷屏、恶意顶贴、恶意灌水。
  3、请文明、理性留言,以避免被删除。
  4、与主题内容无关的小广告等,将被直接删除。
  最热留言   最新顶起   最多顶起
 
 问政湖南48小时关注热点  
 

扫一扫,关注红网《百姓呼声》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