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政永州 | 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 红网首页
  首页 > 永州市林业局 局长 宋振平 留言
宋振平
简介:

  宋振平,男,汉族,1965年12月生(农历),湖南省永州市新田县人,1986年7月参加工作,1988年5月入党,研究生学历。现任永州市林业局党组书记、局长。 [详细介绍]

快速查看: [所有]   [已回复]   [待回复]
  快速留言>> 
三元东山一家人:宁远县鲤溪镇林业局包庇砍伐野生樟木树行为
198943 楼

  尊敬的领导您好,我们是东山岭全体村民。

  1、我村祖业山场西江源、宝垒庵、田家岭与三元岭村山场交界接壤,2016年8月份我村村民发现本属于我村山场有几百亩山林已被三元岭山场的承包者(据我们了解,三元岭山场的承包者包括东山岭及三元岭村干部、林业部门部分公职人员及其它社会人员)越界彻底盗伐,大小树木全部被砍伐光,包括国家保护的野生樟木树(我村村民靠山吃山,以前进山砍柴时,被多次告诫樟木树为国家保护植物,不允许砍伐,所以我村村民都听从宣导,对樟木树爱护有加,才有了今天的古木参天,现如今被毁于一旦,我村村民痛心疾首,于情于理于法,三元岭山场的承包者都难脱其咎),有拍摄的录相及照片为证。不但严重的破坏了生态环境,也给我村集体利益造成了不可逆转的重大损失,发现后,及时的反映给村二委及鲤溪镇主管林业的相关领导,要求停止砍伐,并追究其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相关法律责任。

  2、我村被三元岭村山场的承包者越界盗伐的山场,自古到今都权属东山岭2~6组,既有存在县林业局的山林权属图为证,也有县政府、县林业局发放的《林权证》为证。

  3、2016年8月24日由我村村民代表协同两村村委干部,镇林业站工作人员一起去县林业局查阅档案等资料,经查资料也证明山权确属我村,后由镇林业站工作人员提出由林业站主导,两村村委及村民代表约定于8月25日去被砍山林现场处理协调,但我村在8月25~26日都没盼到他们的到来。

  4、2016年8月26日下午我村村民到宁远县政府信访办进行信访,信访办领导指示:存在争议的山林立即停止砍伐,并由县林业局,鲤溪镇政府、鲤溪镇林业站、东山岭三元岭村两委、两村村民代表成立联合调查组,于8月30日上午去到被盗伐山林现场勘测及取证。并于8月30日下午在镇政府召开协调会无果,以后我们村民及村干部三番五次去镇政府请示,但至今仍无结果。人证物证,证证明确,且联合工作组现场办公都无结果,其中内幕和猫腻我们老百姓不得而知。

  5、按照相关法律法规,权属不清的山林只能保持原样,不能私自处理。上级领导明令和我们村村民要求此山林权属未定前,不能再被砍伐。但在我们向上级反应情况的同时,此山林仍被胆大妄为之徒继续肆意砍伐(有2016年9月5日所拍照片为证,林业局技术人员也在现场)。

  6、2016年9月6日,我村村民又向政府部门递交了书面请求书,见附件。

  7、2016年9月7日,我村村民代表去宁远县委信访局及永州市信访局,就东山岭村祖传山林被邻村(三元岭村)山林承包者盗砍问题进行现场信访,永州市信访局接待并批示转交宁远县人民政府办理,宁远县信访局转交鲤溪镇镇政府处理。鲤溪镇政府于2016年9月9日正式受理,受理编号:432016090776582。并承诺60天内处理完毕并给出书面答复!

  8、2016年9月17日, 三元岭村山林承包者拉运砍伐的木材从我村经过,我村村民不可能坐视不理,要求他们不能外运,并及时向我村村二委反映了这一情况,此事也反映到了镇政府,镇政府领导声明并担保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整车木材连同货车先放在镇政府不可拉走,谁知第二天此车木材就被拉走了,这里面是否有某些公职人员官商勾结、同流合污,弃国家公信力和人民利益于不顾?

  9、2016年11月8日,处理期限60天到期后,曾几次与村民一起去鲤溪镇政府追要回复,都无结果,也几次电话请求宁远县信访局相关领导督促处理,也无下文。

  10、时至2016年11月21日,上访村民代表没收到任何电话和书面回复,我们又一次向永州市信访局信访,又被转交至宁远县信访局,宁远信访局又转至鲤溪镇人民政府。诉之无果,求助无门。

  11、2016年12月2日 三元岭村山林承包者又向外偷运木材,本是政府三令五申冻结了的木材,胆大妄为之徒还在明之不可为而为之。有了前车之鉴,我村村民将第二车木材拦截在我村,并及时通知了村二委和政府相关领导,我们只想保留证据。反被诬陷为违法。

  12、2016年12月6日,我村村民代表杨志、杨敦康等人应鲤溪镇政府机关人员之邀约去镇政府跟三元岭山场股东谈判,胁迫我村民代表签署镇政府迟迟未作出的不合理的不尊重事实歪曲事理的《关于东山岭村(2~6组)与三元岭村田家岭山场权属纠纷的处理意见书》,我村代表未签,出了办公室门后在镇政府大院内即遭到雷乔三、雷程勇等黑恶势力的公然围堵和殴打(当时镇政府门口还有二十几名社会青年),有数名政府领导在场见证,我村支部书记杨保田也在场,可见是预谋的,蓄意的,我村村民杨志被打得鼻血血流如注,被送往就近的鲤溪镇医院治疗,因血流不止,4小时后被送往新田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当时派出所也到了现场,并没有对行凶者采取行政措施,只要求交了5000保证金,杨志的医药费都是我们自行垫付的,后因没钱导致停药了,医药费是100多名村民在镇政府门口强烈要求下,上级领导才出面垫付的。但这点钱远不够村民杨志的医疗费,连杨志的伤情鉴定费也是我村民垫付的。经鉴定,杨志鼻梁粉碎性骨折,轻伤二级,打人行凶者已构成刑事责任。流氓地痞公然在镇政府打人,不言而喻,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谈判,可见打人行凶者有持无恐,或是受人指使。

  13、2016年12月7日,我村村民因杨志一事群情激愤,去鲤溪镇向政府讨要说法,在途中遇到几名人员的阻挠,可能肢体上有一点小摩擦。在镇政府我村村民并未做出出格之事,与政府人员讲事实摆道理,所以也并没有发生什么冲突。行凶者也是在村民强烈要求下派出所才去控制。何来攻击政府一说?

  14、2016年12月15日早上6点多,东山岭村十户村民家被上百名身穿公安制服的人员无任何正当手续破门而入,搜查全家每一个房间甚至角落,同时将九户村民中的十名村民拷上手铐强行带走,整个过程无任何公职人员出示证件和相关文书,亦未告知村民家属其所犯何罪。据说是我村村民在去的途中打了政府公职人员,事实上当时并不知情,他们也未出示工作证件,亦未穿工作服,村民以为是雷乔三、雷程勇请来的社会人员。而且到了镇政府后他们也未对此事作出说明和采取措施,为什么事隔多日说我村民打了政府公职人员?为什么雷乔三、雷程勇打了人可以逍遥法外?而就此事抓我们的村民,而且所抓村民跟那几个人根本没有任何冲突(这可以让他们指证所抓村民中是否有打过他们)。难道他们是人,我村被打之人就不是人?人分三六九等吗?他们就比我们尊贵?发生此事也是一些政府官员行政不作为所造成的。

  15、2016年12月17日晚得到消息,雷乔三又从派出所出来了,现逍遥法外,请问法律的公平正义何在?是否有公职人员官匪勾结?

  16、东山岭村民素来遵纪守法,民风纯朴、勤劳善良,相信政府、相信党。然而我村民多次上访得不到处理,现反被扣上违法的帽子,被扣上黑社会的帽子,身陷囹圄。为什么镇政府当晚担保不准拉走的木材第二天就被偷偷的放行了?这里面有什么利益关系?为什么黑恶势力敢公然在镇政府内打人,而且是在邀请去谈判的时候?可见是受指使,有预谋的、蓄意的。打人行凶者事后仍逍遥法外,谁在为其撑腰?难道他们可以不受法律约束吗?而我村村民出于维权和讨要说法,却被无情的打压,政府一味打压我村村民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吗?王法何在?天理何在?公道和正义何在?况且造成现在这种情形也是镇政府对我村反映的民情迟迟不处理且不秉公处理所造成的。

单位回复( 2017-02-28 15:49:26 ):

  关于宁远县鲤溪镇东山岭村民信访事项的回复

  2016年12月30日,东山岭村民通过“问政湖南”向我局递交了“宁远县鲤溪镇林业局包庇砍伐野生樟木树行为”的信访件,经查实,现就反映的问题回复如下:

  一、主要诉求

  信访件中共反映了16个方面的内容,其中涉及到林业方面的主要是五个方面的问题:

  1、砍伐几百亩国家保护的野生樟木树。

  2、越界盗伐的山场自古到今都权属东山岭村2-6组。

  3、约定于8月25日去被砍山林现场处理而没有到来及联合工作组现场办公无结果。

  4、权属不清的只能保持原样,不能再被砍伐,却继续砍伐。

  5、三元岭山场承包者偷运木材。

  二、调查情况

  1、东山岭与三元岭村山场争执情况

  2016年8月,在全县林业确权发证时,东山岭村以该村林权证中有2个林改小班划为东山岭村为由,要求林业局和鲤溪镇政府为该2个小班确权,经县林改办对资料核实时发现该2个小班与鲤溪镇三元岭村的林场有重复后,宁远县林业局与该镇政府及两村代表于8月30日和9月13日分别到纠纷山场现场调查,由于两村对争执山场“田家岭”的具体位置确定不了,由此产生山场权属争执问题。

  2、木材采伐情况

  2014年三元岭村原承包人杨敦县将山场林木陆续采伐完毕后将山场承包合同后8年的权限进行了转让,同时三元岭村将山场租赁权进行了发包,承包人因造林需要对承包山场进行造林前的清理,并根据林权属三元岭村所有的林权证依法申领了林木采伐许可证,采伐的地类为萌生人工林的杉木混交林地,而不是天然阔叶林。在采伐当中,权属发生了争执。争执期间东山岭村村民于2016年8月26日向市林业局“服务热线”(2016-11号)反映东山岭村砍伐保护树木樟木树的事件,经市局批示后,我们于2016年9月5日到现场进行了核实,发现有争执的山场采伐面积为26亩,其中有部分散生樟科树木,当时调查到采伐的樟科树木共29株,平均胸径15.3cm,蓄积为2.15m3。根据香樟生长环境和采集的枝、叶、果、皮等标本与香樟的植物图谱的特征仔细对比,以及树木的生物特性等进行分析,我们认为采伐的树种并不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香樟,而是其它樟科类的树木,对此我们特向市局做出了回复意见。

  3、采伐山场的权属情况

  采伐山场于1992年由三元岭村村民杨敦县承包进行世行贷款造林,2008年由杨敦县办理了林权证,2015年山场流转后由现承包人根据原林权证的权属范围变更林权手续并办理了林权证。而在2011年在全县集体林权改革时由于双方知情人没有到现场指界,东山岭村单方指认界限,导致东山岭村也申办了该处山场的林权证,并于2016年8月领取了林权证。我们在2016年8月24日收到东山岭村的申请后,及时成立了调查组,并于8月30日和9月13日组织了野外现场调查核实和多次协调会议,但由于东山岭村分别在2011年林改时和8月30日、9月13日所指的界限都不一致,一次比一次扩大山场的界限,同时根据我们调阅1982年的山林所有权证的界限“田家岭井眼”的依据,东山岭村所指定的“田家岭”只是一户人家的暂住3年的临时性厂棚,“井眼漕”又是在半山腰以上找到一处临时性取水的痕迹,其提供的依据十分不足,难以确定山权是东山岭所有。而三元岭村原承包人杨敦县称:©其在2002年时对现争执山场的杉木以5千元的价格卖给东山岭村原支书的丈夫采伐过;©现东山岭村在2011年林改时没有通知三元岭村的人员到现场指界,东山岭村是单方面领证的,不符合林改程序,该证没有法律效力;©三元岭村两次领证都有东山岭村的人员到场踏界并在现场核实表上签字了的,在2015年变更林权证时东山岭村支部书记安排的二个踏界人员都是东山岭村山场的承包人,不可能不熟悉界限。同时三元岭村根据1982年的山林所有证找到的“田家岭”是好几家人长期居住的土墙房,但由于没有找到“井眼”,所以,为从稳定出发保守起见,虽然三元岭村的理由更充分,事实更明确,二次调查后调查组决定按山场有争执做出了山场权属纠纷的处理意见,请示县调纠办进一步进行处理。

  4、林木继续采伐情况

  2016年8月30日,调查组到现场核实时,根据东山岭村提供的250余亩林权证,发现其中有26亩面积已经进行采伐,当场告知三元岭承包人对现产生争执的范围不得进行采伐,并且在当天下午协调会议上林业局总工程师邓国旺同志做出了停止采伐,回收采伐许可证的决定。在9月5日和9月13日我们再次到山场核实时,按照林权证有争执的范围,三元岭承包人并没有再次采伐,其采伐的26亩范围内的林木也没有移动,只是东山岭村在不断扩大争执范围的时候,把原来没有林权证权属的范围也扩大为争执范围,从而产生了“不能再被砍伐都继续砍伐”的问题。

  5、林木运输的问题

  根据林木林地权属争执处理办法的相关规定,调查组对有争议的山场权属未确定之前要求双方不准在此山场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同时调查组决定对争执山场的采伐木材由双方共同处置,处置款暂由鲤溪镇代管。三元岭山场承包人也遵循了处理意见,但对没有争执山场采伐的林木,承包方强烈要求要将已采伐的林木运出山场以便于其清山造林,但每次运输都遭到了东山岭村民拦截。

  三、处理意见

  1、收回争执山场范围内已办理的林木采伐许可证,对“田家岭”山场有争执的范围暂不允许从事生产、经营等活动。

  2、东山岭村和三元岭村在争执山场“田家岭”的林权证由县林改办收回,若双方不愿上交争执山场的林权证,则由县林改办向上级报告,登报宣告此范围林权证作废处理,待权属确定后再予核发。

  3、东山岭、三元岭村的山场争执事件,以及由此而引起的东山岭村村民冲击鲤溪镇政府、打伤工作人员和三元岭山场承包者的具体人员等一系列问题,已引起县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年前,已经成立了专案调查工作组,政法部门已经介入,正在对事件进行调查处理,近期县委联合调查组将会做出处理意见。

  永州市林业局
2017年2月28日

留言时间:2016-12-29 00:14:01
我要评论 
时刻网友_张承龙:祁阳县八宝镇政府强压制村民出租茶山林,租金不合理
191189 楼
  祁阳县八宝镇政府强压制村民出租茶山林,租金不合理,村民不同意签,强制签
单位回复( 2016-12-27 16:00:55 ):

时刻网友_张承龙:

  你好!

  收到你的留言后,我们立即责成祁阳县林业局调查核实。经祁阳县林业局调查,现将调查意见回复如下:

  清塘村是祁阳县八宝镇三个扶贫村之一,全村共有386人,山林面积1500多亩。为实现产业脱贫,今年7月,该村村支两委组织全村在家党员、干部和部分群众代表共30余人来到祁阳县潘市镇荷花村广垦高产油茶示范基地进行实地参观考察、学习油茶产业化脱贫办法。回村后,八宝镇清塘村干部经过与广垦祁阳油茶项目组洽谈接触,并邀请广垦油茶项目组负责人郑晓初先后两次实地察看清塘村山林现状,了解土壤、气候、水文等种植条件。2016年10月底,清塘村启动山林流转、生态脱贫工程,开始与村民签订山林流转意向书,意向书仅仅是为了解村民对流转山林的想法,不是正式林地流转合同。

  镇、村二级干部一直都在做解释政策、宣传产业脱贫思路、认真做好引导工作,没有开口讲过“不签订流转意向书就吊销党员资格,取消低保”等话,也没有强迫、哄骗村民签订意向书。目前,村干部已经暂停流转工作。

  感谢你对林业工作的关心和支持,欢迎多提宝贵意见。

  永州市林业局
2016年12月27日

留言时间:2016-11-06 22:48:07
我要评论 
时刻网友_周铁桥:祁阳县八宝镇清塘村村干部强迫村民签字买油茶山
191186 楼
  现在村里面正在进行中村干部压在家的老人签字,因为我们家靠土地吃饭,除了地我们家没有其它的收入,现在村干部用压老百姓签字卖茶山土地,第一从党员开始党员不签切吊党员。第二吃底保的不签取消底保。第三除了那些人的话,其他的人就用其它的手段来压迫。村干部说不管你签不签也要签,因茶山每亩60元一亩。包给不知承包是谁也不知道,正试手读也没有,承包人合动也没有。还说不管村民有没饭吃村干部都不管,还联系镇干部合作压村民一定要签,因为我们年青人在外打工没在家,所以似老人为题。如果现在不制此的话,等一段时间年青人回家的话。局面就不开些想,那一定局闹得很大。希望你们能给我们村民解决问题。谢谢!永州市祁阳县八宝镇清塘村民合题。
单位回复( 2016-12-27 15:59:29 ):

时刻网友_周铁桥:

  你好!

  收到你的留言后,我们立即责成祁阳县林业局调查核实。经祁阳县林业局调查,现将调查意见回复如下:

  清塘村是祁阳县八宝镇三个扶贫村之一,全村共有386人,山林面积1500多亩。为实现产业脱贫,今年7月,该村村支两委组织全村在家党员、干部和部分群众代表共30余人来到祁阳县潘市镇荷花村广垦高产油茶示范基地进行实地参观考察、学习油茶产业化脱贫办法。回村后,八宝镇清塘村干部经过与广垦祁阳油茶项目组洽谈接触,并邀请广垦油茶项目组负责人郑晓初先后两次实地察看清塘村山林现状,了解土壤、气候、水文等种植条件。2016年10月底,清塘村启动山林流转、生态脱贫工程,开始与村民签订山林流转意向书,意向书仅仅是为了解村民对流转山林的想法,不是正式林地流转合同。

  镇、村二级干部一直都在做解释政策、宣传产业脱贫思路、认真做好引导工作,没有开口讲过“不签订流转意向书就吊销党员资格,取消低保”等话,也没有强迫、哄骗村民签订意向书。目前,村干部已经暂停流转工作。

  感谢你对林业工作的关心和支持,欢迎多提宝贵意见。

永州市林业局
2016年12月27日

留言时间:2016-11-06 22:18:10
我要评论 
村民:宁远县天堂镇枞树湾村砖厂毁油茶林百亩
151896 楼
  宁远县天堂镇枞树湾村砖厂毁油茶林百亩请艾局长查处。
单位回复( 2016-06-24 08:04:14 ):

尊敬的网友:

  您好!

  收到您的留言后,我局十分重视,立即责令宁远县林业局进行调查处理。

  经查,天堂镇枞树湾砖厂始建于2001年左右,几经易手,砖厂现经营老板欧金贤于2013年1月转包,于2013年农历11月正式经营。整个砖厂占用土地面积34.85亩,其中旱土面积12.59亩,林地面积22.26亩(在此之前他人非法占用林地19.32亩,欧金贤非法占用林地面积2.94亩)。在欧金贤经营期间没有办理林地使用手续。此块林地原属马尾松与油茶的混交林,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所造,2012年下半年发生过火灾,林木烧死后村民已自行处置。欧金贤占用林地属于火烧迹地,并非油茶林。

  鉴于欧金贤非法占用林地数量不大,且认错态度较好,根据《森林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三条之规定及自由裁量权基准的要求,宁远县林业局作出了如下处理:

  1、罚款19600元。

  2、责令砖厂停工,停止一切违法行为。

  3、自行拆除砖厂有关厂棚,责令2017年3月之前恢复植被,并承担一切费用。

宁远县林业局   2016年6月24日

 

留言时间:2016-04-16 16:49:55
我要评论 
yangjunyu:举报道县林业局职工黄湘斌骗取国家300万元巨款
145435 楼
控告人:黄许昌

  被控告人:黄相斌,男,居民身份证:43292319750708****,1975年07月08日生,汉族,专科文化,工作单位:湖南省道县林业局,现住湖南省道县西洲街道办事处鹭鸶塘巷47号;黄湘斌现因涉嫌另外一桩侵占罪由湖南省道县人民法院决定于2015年8月24日被执行逮捕。

  控告请求:现请求省市公安机关领导对道县公安局予以督办此案,督促道县公安局对被控告人实施的巨额诈骗犯罪行为加大查证力度,予以严惩,挽回国家巨额经济损失!

  事实与理由:道县人民检察院在处理另外一起案件中发现道县林业局工作人员黄相斌涉嫌诈骗犯罪,于2015年06月23日将该线索以及相关证据资料移送至道县公安局。经初查发现,2012年2月12日,道县林业局工作人员黄相斌冒用周真加的名字,与道县林业局签订了《道贺高速道县段道路两旁大苗种植合同》,该合同约定由种植户周真加在道贺高速道县段道路两旁50米以内种植10000株樟树、桂青、含笑等树种,按照成活实际株数每株150元结算。黄相斌于2012年后陆续在道贺高速祥霖铺白面下路段两旁种植樟树、桂青、含笑等树种,道县林业局分别于2012年、2013年两次派遣验收工作组对黄相斌的种植情况进行验收时,在验收过程中黄相斌谎称道县林业局局长陈耀明(因犯贪污罪已被判刑)安排其在合同范围外也种植大苗,要验收人员把合同范围外的大苗也验收在内,道县林业局验收人员周社月等人误以为黄相斌是与陈耀明合伙种植,迫于陈耀明的权力,对合同以外即道路两旁50米以外的种植数进行了验收,且出具了两份虚假的验收报告,验收后黄相斌总共从道县林业局领取了种植款叁百柒壹万陆仟柒佰捌拾捌元(3716788.00元)。经湖南省江华县林业局重新鉴定验收以及其他证据证明,黄相斌多骗领了道县林业局贰佰柒拾贰万肆仟伍佰叁拾捌元(2724538.00)元,给国家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

  被控告人黄相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的方法,骗取国家财物,其行为已触犯了刑法第二百六十六之规定,构成诈骗罪,且诈骗数额特别巨大,本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但是由于被控告人黄湘斌在道县的种种社会关系网络,该案迟迟没有得到道县公安局的重视!

  现强烈请求省市公安机关领导对道县公安局予以督办此案,督促道县公安局对被控告人实施的巨额诈骗犯罪行为加大查证力度,予以严惩,挽回国家巨额经济损失!

  此致

  控告人:黄许昌  

  身份证:43292319730712****

  电话:18676890966

  2016年2月15日
单位回复( 2016-03-03 13:19:48 ):

  尊敬的网友,您好!您的来帖我局收悉后,立即交相关部门调查核实,经查:道县公安局已加大案件审讯力度,对其涉嫌诈骗行为的相关证据进行了全面收集。目前,该案已报送该局法制部门审核起诉。

  感谢您对永州公安工作的监督和支持!

留言时间:2016-02-17 08:51:10
我要评论 
 发表留言          
网上昵称:
密码:
 
联系方式:
(为了方便职能部门及时回复、处理留言,建议留下您的联系方式)
标  题:
*
内  容:
*
字数请控制在3000字之内,您已经输入了: 字。
  <<返回顶部 
  小贴士:
  1、投诉举报请移步到红网《百姓呼声》栏目。
  2、请勿刷屏、恶意顶贴、恶意灌水。
  3、请文明、理性留言,以避免被删除。
  4、与主题内容无关的小广告等,将被直接删除。
  最热留言   最新顶起   最多顶起
 
 问政湖南48小时关注热点  
 

扫一扫,关注红网《百姓呼声》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