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政永州 | 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 红网首页
 问政湖南 > 资讯
手机号码:
密 码:
现在注册    找回密码
    您的位置:问政永州 > 道县县委 县委书记 吴恢才 > 正文
关于“举报道县仙子脚水头坝村村支书侵害群众利益和腐败的问题”一帖回应提出疑问
2018我想说 发表于 2019-09-05 14:14:43 标签:』

本人对于镇政府就回复存疑,并且事件愈发严重,村名还受到村干部报复威胁。下面就镇政府的回复下文提出疑问?

尊敬的网友:

您好!

您所反映的问题已收悉。我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立即成立调查组进行调查,现将调查情况回复如下:

一、反映的主要问题及调查核实情况。

(一)关于“水头坝村干部没有搞卫生方面的工作,垃圾满天飞,没有任何清理”的问题。

经查:2015年,水头坝村经召开村组干部会议专门研究创卫工作,村里通过招标由村民李成和、李采喜建了两个垃圾池,另外村里购买了百余个垃圾桶发给在家的每一户农户一个,并安排组织在家的村民出义务工每个月进行一次卫生大扫除,由村里安排工作餐。雇用农用四轮车和三轮车清运垃圾,由村里支付车费,李采厚三轮车托运垃圾给油钱30元/趟,李恩恒农用四轮车拖运一个池子垃圾给车费200元,两个池子计币400元。2017年3月后,村里没有组织村民搞大扫除,只是安排人员托运垃圾池里的垃圾,按300元/一个垃圾池承包给他人,每次清理两个垃圾池开支600元,2017年共清理了三次。2018年只清理了一次,导致垃圾到处飞。

(疑问:   请问镇政府领导:每月一次的垃圾清理工作,变成一年一次,这个问题是不是严重影响了环境卫生?是不是影响了村民的身心健康?既然发现问题以后是不是能够按规定办事,做好环境卫生工作,对于没有按规定做事的干部是不是需要批评改正?)

(二)关于“水头坝村居然经常断水,没有水喝,向村干部反映居然说是水池漏水”的问题。

经查:2009年,县水利局立项在水头坝村扶持安装自来水,安排施工队建自来水池,收取村民入户费250元/户,水源从屋后面牛尻山接水,如水源充足时,水池较大足够供应水,如水源不够就供应不上,不完全是水池漏水的问题。水头坝村安排五保户李采共管理自来水,每年收取30元/户管理和维修费。2014年,因水源水小供应不上,村民李百恒出资8000元购买材料,村民出义务工在水浸山接水到水池,由村里安排工作餐。2016年,因水源水小还是供应不上,村民李翔出资约4000元购买自来水管材料,村民出义务工在茶浸山接水,村里没有安排工作餐。2017年底,因水源水小还是供应不上,村里的“爱心基金会”集资捐款2000多元购买自来水管材料,村民出义务工在水浸山2014年接水点往更高处接水。到干旱季节还是缺水,只能每天清晨放两个小时水供应人畜饮水,存在用水困难问题。(疑问:  村名叫:水头坝村,居然有水荒?水源情况村民心知肚明,如果不是水池漏水怎么会没有水喝,)

(三)关于“水头坝村道路稀烂,做的是面子工程,偷工减料,把村民凑的钱都贪了,现在路不仅狭窄还是伤痕累累”的问题。

经查:2008年,水头坝村修建本村至蒋家岭村s323线处水泥硬化路(长2.25公里,宽3.5米)。县交通局通过公开招标,由蒋家岭村何玉岗中标,价格是16万元/公里,县交通局拨10万/公里,村里自筹6万元/公里,验收以县交通局为主,这条路硬化质量一般,现在个别路段烂了是实。2012年,水头坝村通过一事一议修建村内环村水泥硬化路(长180米,宽2.5米),由桥头镇桥头村人鲁成秀承包的,验收以县财政局、县经管局为主,这条路现在个别路段也烂了。2017年,水头坝村将本村至蒋家岭村s323线处水泥硬化路从3.5米扩宽至5米,由县交通局出资、验收,村里没有出资金。(疑问:为什么道路修建没有几年就破烂严重,难道不是偷工减料的结果?那么请问县交通局验收是怎么过关的?这其中难道没有利益关系?)

(四)关于“水头坝村20多年前都是绿水青山,如今没有变成金山银山,却变成了秃山荒山”的问题。

经查:水头坝村村面前的山已分到户,各自管业。村后面山也是到户了的,在早几年发生火灾后,承包给何邓杰、何成和二人,现种植柑桔和国外松。(疑问:是谁做主承包的?既然是承包出去,为什么村民反应没有收到一分钱承包租金?请问是租金迷路了吗?)

(五)关于“水头坝村土地所有权问题分配没有依据,有地皮分配书的却要被欺凌抢地”的问题。

经查:2017年农历12月27日,水头坝村原村秘书李采厚与村民何定杰、李成田因为土地争执产生纠纷,李采厚将一车片石堵住了水头坝村的环村路,仙子脚镇政府干部和村支两委干部去调解,当时村支书何杏珠有事,其丈夫李牛恒是原村支书,比较清楚情况,镇政府和村支两委干部于是叫李牛恒同去调解。调解要求李采厚把堵路的片石清走,在大年30前李采厚清理出一条路来。在调解现场,李采厚和其老婆何福嫒说李牛恒不是村干部又参加调解,来做什么!李采厚夫妇俩与李牛恒争执起来。在争执当中,何福嫒咬了李牛恒的左手食指,李牛恒手疼把手拉回时将何福嫒的牙齿碰松了,未脱落,何福嫒化验诊断等开支了7000多元。李牛恒诊断手指用了130多元医药费。通过镇派出所和镇政府片组长调处,李牛恒赔了何福嫒3000元钱并道歉,此事签有调解协议。2018年农历正月初六,3组李采光与2组群众争执一块土地,李采光拿出了1953年土改的依据,但是1982年和1994年水头坝村都重新分田地到户了。仙子脚镇政府和白土塘村支两委干部都曾调处几次,没有调处成功。仙子脚镇综治办已报道县调纠办处置。

(事实情况:3组李采光几户和2组几户有土地争议,并不是与2组群众。其次1982年和1994年并没有重新分配土地,只是在1978年左右其中几年有交换种植,除了交换的1-2年期间,纠纷土地一直都是李彩光几户管理种植,此地并且分到户,3组有土地管理证书。此事件到现在2019年9月还没有任何结果,就因为村干部是2组亲戚。村干部不仅不避嫌,还聚众斗殴,镇政府为什么就不能如实回复呢?)

二、处理情况。

1.镇党委政府密切关注民生,责成村支部、村委会必须确保人畜饮水安全和洁净的生产生活环境。(没有看到太多改善)

2、土地纠纷问题已由镇综治办上报到县调纠办确权。

(从2018年-2019年9月,县纠纷办没有一个处理结果)

3、反映原村支书李牛恒以权谋私、雁过拔毛、贪污公款等问题已由镇纪委移交由县纪委监委处置。(镇纪委回复:钱已经用了,就算了,已做警告,)

在此,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关心与监督。

道县仙子脚镇党委

请领导回复,并且对村干部做出免职处理。村里风气相当不好,村霸黑恶势力有保护伞,没有得到任何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