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政永州 | 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 红网首页
 问政湖南 > 资讯
用户名:
密 码:
  现在注册
    您的位置:问政永州 > 江永县委 县委书记 周立夫 > 正文
江永县松柏社区花楼村土地整改等问题的具体规划在哪里?
feihong 发表于 2018-06-22 12:53:42

关于反映松柏社区花楼村存在的若干问题

尊敬的上级党委、政府:

我是松柏社区花楼村民。因为近几年我都在村里发展,所以对村里发生的一些事情不够了解以及有些困惑,故而来向上级相关部门和人员咨询反映,请帮助调查并给予解答。

一、关于石漠化项目建设问题和杨选付、任泽源搞的土地整改、种橘子树的问题

1、石漠化建设于2016年4月份向县林业局提出申请,林业局派出相关人员来村子实地考察,在当年冬天请挖机翻地,次年种树苗(油茶树)。在项目建设过程中大体的时间和地点本人是知情并且是支持的,因为这些土地本来就是解放后分到户的油茶林地,后因失火烧光了。现在重新种植油茶树在当时是得到了组长和村民们的支持。但在后来的具体细节运作过程中是由村委任远桂负责衔接抓落实。期间由于受到村里的村霸蛊惑怂恿,村里顿时传言讲时任村支书任远吉和村委任远桂、村委杨福成有套取项目资金建设的嫌疑。最后导致有村民在2017年匿名举报反映了此事。县里相关部门也给予了调查和解答。有图片为证,即:江永林业局信访复字(2017)5号文件。但是近来(2018年)还是有村民反映此事,本人也恳求上级部门认真调查此事,以还我们一个清白。

2、关于2016年花楼村搞土地整改(整治)的具体规划(建设计划)在哪里?是怎么落实到村的?之前讲了要把旱地改成水田(岗头上、大岗头、一组村后等地),并把花楼水库的水引到整改的田里(在任中全家里开的会)。据说现在已经验收合格了。当时还宣传讲要种沃柑品种,现在为什么改变品种?橘子树苗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要选择性的发放给村民种植,是不是扶贫办有个别人员收了我村杨选付的5桶25公斤装花生油后才给我村杨选付的树苗(此事系他自己所讲)?另外有些人没有送土特产和花生油给相关人员的就不发放种植。而且他们一伙人优亲厚友,任远田的地没有在规划区域内也发放树苗种植,杨选付则匪气一身不仅自己个人在“一字”山种植了橘子树,而且还霸占学农基地也种植了橘子树,同时怂恿其他村民一起种植。不仅当着乡党委周桂平、张劲的面强行种植(侵占集体利益),还 “豪言壮语”到:只要老子在有生之年就是要霸占种植,无论哪个政府部门和人员都奈何不了我!他敢这么讲也是政府姑息养奸以及个别官员撑腰所致。

3、土地整治后至今还没有把水库里的水引到此处,也没有改成水田。反而滋生了许多社会矛盾。首先是租金问题,有些农户给了租金,有些则没有给;租金给的价钱也没有统一、没有参考依据和相关文件。(例如:有的农户没有给,有的给200元/亩,有的给500元/亩,有的去问他要租金则威逼恐吓要打人如:胡家义)。其次是流转租地去向问题,至今都没有公布投资法人代表是哪个。杨选付、任泽源等一伙人一手遮天在操作运转该项目。现在种淮山严重污染了空气影响我们村民的身心健康。

例如:三月份时放肥料臭气冲天气味难闻笼罩整个村庄上空,苍蝇更是到处飞舞并把细菌带到村里,使村里的家禽和狗都得瘟疫病死,可以进村考察。再者是与党和政府提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政策相悖道。现在种植淮山用的毛竹都是在我们村子的石山上砍的(实则是生态林),明目张胆的在村子里叫村民去砍然后收购,造成水土流失严重破坏生态平衡。最可恶的是林业局和政府个别人员为他们护航开道把未成材的松树让他们砍了去之后来搞开发,而且报森林公安他们不但没有抓人,相反还和县里个别领导表扬该项目搞得好(有图为证)。这也是政府相关部门和个别官员姑息养奸所致的“杰作”。让他们猖狂到对村民讲:你们告不准我!

4、国土局、林业局、扶贫办这三个单位的相关人员是引起和制造这次矛盾的罪魁祸首,乡政府相关人员也没有及时将我村这次矛盾有效化解。相反还加深了村里矛盾升级,同时政府维护公平、正义和为人民服务的光辉形象在老百姓心中荡然无存。之所以这么讲是因为上述三个单位部门本是一片好心却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办成了给村匪(杨选付、任中全、任泽源)私己牟利的坏事。先讲国土局,我们源头村子前面的地基本上是油茶林地(林地),在2001年左右被火烧了,在2010年又发了新版林权证。而国土局却以荒山荒坡为名搞土地整改,让村民:杨选付、任中全、任泽源、任远清、任天权等一干人在村里宣传:先把村子新栎里(进枫木景方向)、岗头上、大岗头的地改成水田,然后再把花楼水库里的水修水渠引到新改的水田里以增加村民的耕地面积近而提高村民经济收入;同时诋毁石漠化项目建设说:是村干部为了套取资金、坑害百姓的项目;导致之前答应支持种油茶树的村民反悔不种了,后又有村民去上访告村干部和石漠化工程。在土地整改(治)期间,国土局和林业局、兴跃公司是成立了一个联合办事机构(指挥部)。林业局名义上是去监督协助工作,实则是站在大门的门槛上可以进又可以出,有左右逢源的嫌疑。

5、在这里本人有个疑问:国土局为什么这么积极支持该项目建设,为什么有没有和当时的村支两委班子人员衔接(或者是下个通知),枫木景是我村的老生产基地,机耕道坏了为什么就不积极主动的为我村规划维修,在我村修枫木景机耕道资金困难时国土局怎么没见有雪中送炭来精准扶贫来扶持一下?乡党委政府喊我们完成烤烟任务时要立军令状来保证完成任务,现在烤烟完成了路只修了一半没有资金来源,国土局是不是可以考虑支持下,俗话说:我的地盘我做主!国土局不能只是在我们村子前面的土地做上锦上添花的事(梳山方向建新村的林地、富素方向松柏村的林地整改后不仅庄家种不出,现在连草都生长困难),更应该在枫木景机耕道、里头机耕道这两个老生产基地地方的机耕道上伸出雪中送炭的援助之手把机耕道修好。关于扶贫办,我们乐见——精准扶贫。不要自己单位的人涉嫌买了挖掘机和杨选付等人勾搭一起到处揽活干并在村里制造矛盾。

二、起用土匪性质人员当村干部并列为入党积极分子培养入党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在沙滩上”,新时代的用人标准就是要有霸气、匪气。例如:松柏乡某村民是在当了支部书记后才敢背着喷雾器夜晚去杀花楼村民的农作物;松柏乡有个别公务员是进了党委班子后才敢打老百姓;梳山某村民在进了村委后组织实施毁坏花楼村饮水工程、联合任中全在2017年在花楼水库小岭弯涉嫌敲诈砍桉树的老板向他要钱,同时还一如既往的评先评优还一样的列为预备党员给予入党等(把黄启明、熊志斌、周桂平、胡家源、胡云等人请来问问便知晓)。前面讲的这些只是“小儿科”,我们村委任中全现在用“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浪就把前浪拍在沙滩上”来形容他是非常恰当。因由如下:

1、任中全在没有当选村干部时2005年前后就敢背着喷雾器去杀一组村民胡云(173*****001)的芥菜。比之前讲的几个人要早10年左右。所以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浪就把前浪拍在沙滩上”来形容他是非常恰当

2、在花楼组织开全体党员和村组干部会时就敢让其堂哥任芳平殴打在会上发表不同意见和声音的人(如打任远世),我们经常讲的思想要“高度统一”在这里也得到了完美体现。(支部书记胡家源可以作证)

3、在没有当村干部就开始参与2016年土地整改,伙同三组长任天权把我们三组来养田的灌溉塘填埋来种其他作物(岗头上三组的集体田、何金高处),自己宣传讲要改田,现在土地整治一改以后我们本身是水田的变成了旱地。

4、在2015年怂恿四组任泽文(现在涉嫌打人已被拘留)阻工花楼村美丽乡村建设的村庄环境美化整治项目,谩骂何志德

 
来自 江永县网宣办 的调查回复:关于“江永县松柏社区花楼村土地整改等问题的具体规划在哪里?”的回复  

尊敬的网友:

您好!帖文中反映的问题已转交有关单位进行调查处理。敬请留意近期回复,感谢您的留言。

江永县委网信办

2018年6月23日

2018-06-26 00:00:00